中文 | English

更专注 更专业
More focused and more professional

首席专家律师
林思明律师

北京市 盈科律师事务所 全球合伙人
座机:021-36697909
手机:13701846066

林思明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全球合伙人、保理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 风险控制工作组组长 [详情]
在线咨询
您的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股权质权借名登记之下的权利归属与股权转让中的欺诈行为认定
  •  | 阅读次数:
  • 作者:人民法院报
  • 时间:2018-08-07|

【案例一】股权质权借名登记之下的权利归属认定


 

【裁判要旨】

股权质权自登记时设立,但对于股权质权借名登记在他人名下的情形,若借名登记行为合法且不损害登记权利人及相关债权人利益,质押担保范围亦限于质押合同约定范围,则应当认定借名登记行为合法有效,股权质权应归属于实际权利人。

【案情】

原告李某福与原告刘某系夫妻。被告陈某陆续向两原告借款,其中2012年4月24日借款80万元,2012年7月2日借款100万元,并分别出具借条,均未约定借款期限。借款后,被告陈某对上述借款未予还款。2015年6月2日,被告陈某与原告李某福的兄弟即被告李某兴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陈某因需向李某兴借款180万元,至今尚欠本息未予返还,陈某自愿将其名下浙江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3%股权质押给李某兴。之后,二人到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质权设立登记手续,质权人为李某兴,出质股权数额60万元。2016年1月11日,两原告因与被告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审理后对上述借款事实予以确认。2015年12月7日,2016年9月26日,被告陈某、李某兴分别向原告出具《股权质押说明》《说明》各一份,载明股权质押合同设立质权为担保陈某向李某福的借款,实际权利人应为李某福等内容。两原告为此诉至法院,请求确认陈某出质给李某兴的投资公司股权质权归两原告所有并对上述股权的拍卖、变卖、折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审判】

椒江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质权作为担保物权,具有排他性,非经登记设立无权取得排他的优先受偿权。本案中原告李某福既未与被告陈某订立书面的股权质押合同,也未就其主张的出质股权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登记手续,故其请求于法无据,依法予以了驳回。

两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对案件进行了改判,支持了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股权质权借名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行为效力及权利归属应作如何认定。

一种观点认为,我国股权质权制度采用的是登记生效主义模式,登记作为股权质权的外在表现形式,能够对股权质权的归属、范围等进行明确界定,使其具有法律效力和权威性。与此同时,质权作为担保物权具有排他性,股权质权非经登记设立无权取得排他的优先受偿权。因此借名登记之下应按照登记内容判定质权权属。另一种观点认为,股权质权虽自登记时设立,但对于股权质权借名登记的情形,若借名登记行为本身合法且不损害登记权利人及第三人利益,质押担保范围亦限于股权质押合同约定范围,则应当认定借名登记行为合法有效,股权质权应归属于实际权利人所有。笔者赞成该观点。

一、从民法意思自治原则的角度分析

当事人可以依照自己的自由意志依法开展民事活动,创设权利义务关系,国家原则上不予干预。股权质权借名登记行为是各方当事人自愿协商一致,达成将股权质权登记在登记权利人名下的行为,该行为只要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不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就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本案中原、被告虽未达成正式的借名登记协议,但股权质押合同及股权质押说明可以证明借名登记的事实,且两被告之间并无债权债务,实施该行为亦是出于三方的一致同意,符合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

二、从规避法律行为效果的角度分析

借名登记多是出于规避法律的考虑,而规避法律行为的效果一般表现为以下两种:一是能直接认定无效的行为,主要是指符合民法总则和合同法规定无效情形的,此类行为应当直接认定无效;另一种是不能直接认定效力的其他行为,此类行为应当通过分析行为目的、内容和后果综合判断其效力。本案借名登记行为是出于原告公务员身份的避嫌才铤而走险,最终目的是担保原告债权的实现,行为后果也没有损害登记权利人及相关债权人利益,属于后一种规避法律的行为,不应直接认定无效。

三、从第三人利益保护的角度分析

股权质权借名登记行为涉及实际权利人和登记权利人,也涉及法律权利和事实权利的关系。登记权利人享有法律权利,而实际债权人享有事实权利。由于法律权利和事实权利在外在表现形式上不同,在法律的保护程度上也存在差别。法律权利具备法定的公示方式,使社会公众可以信任,并因此信任作出相应的法律行为,因此,法律权利具有正确性推定效力,除有相反证据,无需举证证明权利的正确性。但事实权利没有法定的公示方法,无法推定权利的正确性,尤其在涉及第三人利益时,基于对其利益的保护,事实权利往往难以得到法律保护,因此,实际债权人需负有积极的举证责任。本案原告提供了充分证据证明借名登记以及其系真正权利人的事实,积极履行了相应的举证责任。在查明被告李某兴不存在与他人包括与陈某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即本案不存在损害第三人利益可能的情形下,认定借名登记行为有效并据此判定权属符合事实和法律。

本案案号:一审:(2017)浙1002民初763号;二审:(2017)浙10民终728号

 

 

【案例二】股权转让中的欺诈行为认定


 

【裁判要旨】

股东在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以公司名义擅自对外提供巨额担保,在内部转让股权时未向受让股东披露该事实的,构成欺诈,受让股东可以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返还股权转让款。

【案情】

李荣玉与张广信系河北京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陶公司)的股东。2014年,二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将法定代表人由张广信变更为李荣玉,同时,张广信将全部股权以896万元转让给李荣玉。协议签订后,京陶公司办理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李荣玉支付了400万元转让款,但双方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李荣玉发现张广信在担任京陶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于2014年5月27日以京陶公司名义向其子张凯所欠李兵的5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该担保未经召开股东会决议,直接由张广信出具协议并加盖了京陶公司公章。2016年9月,李荣玉收到李兵要求京陶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的起诉状。李荣玉以张广信在股权转让中存在欺诈为由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并返还股权转让款。

【审判】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张广信在股权转让前系京陶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在未召开股东会的情形下以京陶公司名义擅自为第三人提供担保,违反了京陶公司章程的规定,不能认定李荣玉知晓担保事实。而且,张广信也未提交证据证明通过其他途径或方式将担保事实告知李荣玉。张广信在转让股权时未将担保事实告知李荣玉,系隐瞒真实情况。京陶公司对外提供500万元担保的事实对李荣玉决定是否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及确定价款金额具有重要影响,张广信未履行披露义务构成欺诈。李荣玉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并返还股权转让款,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宣判后,张广信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一、出让股东负有信息披露义务

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此,合同订立过程中的信息披露义务属于法定的先合同义务。具体到股权转让中,虽然股权转让的标的为目标公司的股权,但是,股权作为一种具有财产价值的权利,其交易价格主要取决于目标公司的经营状况,故出让股东依法负有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二、出让股东信息披露义务的范围

股东在转让股权时,首先应当披露与股权直接相关的信息,比如股权份额、登记状况、有无抵押、实缴出资情况等。除此之外,股东是否负有其他信息披露义务,应当根据股东的股权份额、任职情形等具体案情判断。对于中小股东,一般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缺乏对公司重要信息的了解途径,没有义务向受让股东提供与公司有关的信息。对于大股东或者实际控制公司的股东,由于其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了解公司的相关信息,应当认定其负有相关的披露义务。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当事人对披露义务作出特别约定,或者根据案件情况可以得出当事人默示存在该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执行。

三、欺诈行为的构成要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因此,欺诈包括以下构成要件:在客观方面,存在积极告知不实信息和消极隐瞒真实信息两种情形;在主观方面,行为人存在欺诈的主观故意;在结果上,对方当事人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且欺诈行为与错误意思表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四、撤销权的行使期限

合同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销权消灭:(一)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二)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知道撤销事由后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放弃撤销权。具体到本案中,张广信作为公司股东在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擅自以公司名义对外作出担保,而作为股东的李荣玉对此并不知情。在内部转让股权时,公司的经营者状况尤其是负债情况对李荣玉作出股权受让决定具有重要影响。张广信有能力、有义务披露该担保情况,却未向李荣玉告知该事实,属于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李荣玉基于公司不存在巨额对外担保的认识以896万元价格签订了股东转让协议,该后果与张广信不履行披露义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构成欺诈。李荣玉收到李兵起诉状的时间为2016年9月,其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一年除斥期间。知道担保事实后,李荣玉未明确放弃撤销权,亦未继续履行转让协议。故李荣玉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一、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本案案号:一审:(2017)京0115民初9926号;二审:(2017)京02民终10153号


请用手机扫描访问